有个实验

世界啊,真难吃

© 有个实验
Powered by LOFTER

【楚路相关】巅峰/End

扇贝鸽咕咕的叫,味道很新鲜的空气直往鼻子里钻,搽在鼻口的甜粟泥被抹掉了之后格外的舒服。路明非咧开嘴傻兮兮的笑了笑。

“凯撒会来,还有半个小时左右。”

楚少小心的将手里的简易型号发射器放在路明非身边,以便平躺在大石头上视线不完整的师弟能够仔细看看,他瞻仰的小花不停的冒。炼金机械学挺好用的。路明非亲眼看着师兄是如何从林子里走出来带着一把破铜烂铁然后两个小时后变成了能发出滴滴滴滴的救命神器。

现在的时间差不多是10点,路明非盯着天空等待最后半小时过去然后一架帅气拉风的直升机和帅气拉风的老大帅气拉风的从天而降,距离昨晚那个时候已经超过12个小时了啊。也许真的不用死了...真的真的真的不用死了!

然后就可以回去啦!看诺诺师姐的大美腿!看废材师兄的白痴脸打打星际喝大堆大堆的雪花去吃肯德基!

我左边的这位呢——大概回去还是屠龙吧....

丹里特区永恒的粉色迷雾笼罩着这块火山下的碧玉,路明非其实什么也看不见,他仰头看见的天空就是一块浓浓的粉色夹杂点点墨绿,代表树干的黄绿色都看不见,可是他开心呀!

回去啦!

回去之后就写情书吧....?

耳边有点声音来得很突然,夹着气流,像是鸽子在扑棱翅膀,要飞起来。

“哟路明非!”

然后老大——加图索家的大少爷凯撒——如同金子一样闪闪发光的脸占据了那片粉色天空,多情的意大利人面庞硬朗深邃,声音都在发光。

 

后来呢,路明非坐在直升机的副驾驶位上,凯撒正伏在身上双手在他身侧摆弄,啪嗒一声,凯撒立刻坐正了拉动拉杆,直升机开始轰鸣螺旋桨扫出一圈圈气流。他心情甚好的给了宿敌一个笑脸,路明非则盯着师兄后退之后模糊的脸。

“没关系的路明非,等会儿就会有人来接他了,这种地方不好停直升机,只能派这种超小号的老古董来,让他一个人待着去吧!”

路明非正经的偏过头来看凯撒那张笑得灿烂的脸。

 


很快路明非就飘荡在丹里特的上空,百年古木刺破粉色迷雾的树尖逐渐变成小黑块,散布的湖逐渐化为瓦蓝瓦蓝的色块嵌在丹里特区,好看。

路明非抬起头,面前是绵延不绝的灰黑色火山,白皑皑的雪只在尖尖上面团着,永恒不消融。

他突然想起了师兄。

绵绵的云穿过他的身边,一大团一大团的,凯撒偏头朝他笑,用一只手指向前方,他拔高了直升机,路明非极目看去,广袤无垠的世界。遥远的火山露着黑色的嘴,又白白的一圈。

巨大的金色钟鼎在演奏这个世界的赞礼。

他突然间明白,那就是他正在飞去的地方。

 

“路明非、路明非?”

楚子航醒了过来,他有点不安,路明非背对着他,没有回应。

他突然间感觉到悲哀,像是无穷无尽那样不停的涌出来。

帐篷外,扇贝鸽扑棱翅膀,飞走了。


评论 ( 4 )
热度 ( 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