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实验

世界啊,真难吃

© 有个实验
Powered by LOFTER

【楚路相关】巅峰 3

吃过师兄抓来的条蛇后,路明非觉得自己大概也有那么点力气了,活下去总不是很难的吧?照师兄的说法,有口气就行,有口气就算活着了,嗯嗯,自己就是这样啊!活着也只是口气而已,呃……也许只是个屁呢……想着冲锋陷阵的师兄冲锋陷阵的老大冲锋陷阵的小师妹冲锋陷阵的师姐冲锋陷阵的源家家主,路明非心虚的。

“你不会死的。”

路明非平躺在大石台上,胡乱的嗯了声答应。这地方是楚子航背着他走了很久才找到的,相对宽敞,附近还有水源,中心一块略平整的石台,还被向来贴心细心男友力高高的楚大杀手用榈叶垫了几层。路明非躺下的时候一个激动的蹬腿,登时伤口飙出一线血条射中楚子航的胸口!大家想象一下,就激光笔那样——biu——!x 楚子航都没能躲开!

搞得路明非特不好意思……子航为了包扎路明非就把外套里面那件背心献出来了,外套也为了将路明非固定在身上脱了,现在好了,子航同学精瘦结实的腹肌蜿蜒下红线,衬得他略苍白的皮肤更白了,他被雨林虫蚁咬的红包更红了。路明非捂脸……

打点好路明非,楚子航转身钻入层层的树后去洗洗自己。路明非下意识偏头看着那个背影,直到消失在粉色的迷雾里看不见,也就是这个时候,路明非第一次听到那个声音,古老低沉的古钟撞击的声音,像是在一个能睥睨苍生的地方,一个能顶住天的金色古钟被撞响了,隆重的声音铺天盖地,势是轰荡层云,势是逼迫万木,势是生者落落死者朝王,一个该是睥睨苍生的王,迈上世界之巅。

 

“你不会死的。路明非。”

楚子航又去看了看路明非同学的左腿,精准的隔着30分钟,他们的绷带早用完了,自己的背心下他小腿以下算是全废了,腐烂的肉外露着,真皮层的神经都泛着黄色脓水,以及密密麻麻的钻进钻出的白白小小的蚕食蠕动的苍蝇幼虫……好吧其实就是蛆咯?!对啊自己总给这些家伙吃自己的生命之糟粕现在轮到自己给他吃了咯?!呵呵……

路明非翻着眼,他腿部注射了麻药,真感觉不到,直到他自己脑抽去看了一眼……呵呵……

“师兄,老大还得多久来啊?”

“明天。”

“师兄昨天也这么说!!”

“今天早上你问过,昨天晚上才通讯器才有信号。”

“咦……”

记不清了吗?哦,那什么,现在又是几天了啊?七天?五天……?好像还是七天吧……呃……

“……那什么,师兄啊……我脑子不太清醒了,等会儿那剂麻药先别打了吧?我要是给整成脑残或者老年痴呆导致智商下降还怎么在卡塞尔混啊!”

“好。原来你是智商型的。”

原来你是智商型的。

原来你是有智商的。

路明非又吊起那两颗超级无敌的卫生眼。原始热带雨林的夜晚闷热而潮湿,苍蝇都比别地儿大,路明非伸手摸了摸脸上的草药强迫自己睡去了。

吃过晚饭后1个小时楚子航结束地形勘测和摸索后就把路明非搬进帐篷里,白天放外面是为了晒晒太阳。现在路明非睡着了,偏着头就能看见,非常近,一点点微弱的火光和楚子航优秀的夜视能力下,所有的细节都放大又模糊不清,平凡无奇的脸还因为种种原因浮肿着,多少天没洗的头发,微张的嘴隐隐有流口水的趋势。上次这么看着他之后呢,楚子航把他给上了。技术也不好。

“你不会死的。”

晚间的风仿佛是呜咽,帐篷外火堆霹雳啪啦的轻轻响着,温度下降略略有寒气钻入两人之间,呢喃转瞬即逝。

陷入意识深处的最后几秒,不出意外,几声小小的咕咕声晃过,就像扇贝鸽飞快掠过气流让一朵微弱的火苗以一种令人揪心的幅度摇摆了一阵,又小小的跳动着燃烧。还是没熄啊……

难道他烧得是小强的尸体?!?

最后一秒嘴唇上传来一点点压迫,然后黑了下去。

 

“小恶魔啊……我和师兄上床了怎么办啊……”

“哥哥你先别喝了!”

“你看师兄他难过的时候忧郁文艺悲伤逆流全世界失眠,更多的妹子噗通噗通的跳下坑……我难过的时候只能喝酒了还喝得最便宜的啤酒因为我穷啊!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平等呢!……”

“看脸!”

他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其实哥哥你在难过什么呢?喜欢红发小巫女觉得对不起她?担心别人说你俩什么?话说这两种种类有在意过你么?还是说初夜给了一个男人突然变得娘炮了嘤嘤嘤呢?或者说楚子航那家伙技术不好没满足你?哥哥啊,你在难过些什么呢!”

“呃……技术挺好的……”

“嗯,我在旁边看见了。”

“我靠!!!靠靠靠路鸣泽!!!你你长针眼去吧!!你要是说出去了我揍你啊!!绝对揍扁你!!我靠别人要是知道了该怎么想啊倆大男人的居然居然……卡塞尔会不会把我退学啊……”

“为什么性别是个罪名?”路鸣泽嘲讽的笑笑,看着路明非一步不退,“为什么性别是个罪名?以前的时候你们会被众人唾骂殴打甚至处死吧,就因为他妈的愧对父母愧对祖上愧对人类?现在呢——会有一群一群的女孩儿对着你们狼嚎,她们究竟是在祝福你们还是只是满足自己偏激无聊幼稚的男男大同?就因为他们以为她们以为么!为什么性别是个罪名!哥哥啊,我真难过,你本应该在这世界之颠,你却自折了单腿。”

 


真怀疑现在的局面是小恶魔一手搞出来的!!

那是他来丹里特前2个星期!

混蛋!

路明非拖着腿走得歪歪扭扭的,他知道那件[充满爱意的]背心下面伤口有多恶心,没有麻药,他很清楚的感觉到那些小东西穿透他的烂肉爬在他的骨头上,话说如果这是小说作者这么写主角肯定不是真爱的。

从帐篷里摸出来的时候还是把师兄弄醒了,果然师兄好警惕啊!幸好尿遁了!到我了啊。

路明非跟着钟声走的,冥冥之中的熟悉感,今天的太阳压得只剩一丝红线的时候钟声轰然响起。路明非没敢和楚子航说,他不想去想,只是要求了别打麻醉——这样现在的时候他就能出来了。

为什么呢。

为什么不告诉楚子航呢。

路明非不敢想,只能前进了。


评论 ( 2 )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