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实验

世界啊,真难吃

© 有个实验
Powered by LOFTER

【楚路相关】巅峰 /2

乞力马扎罗是一座白雪覆盖、高达19710英尺的山峰,据说是非洲的第一高峰,它的西峰被马萨伊人称作naàje ngài,即神之殿堂。在西峰的附近,有具被风干而且冰冻起来的猎豹尸体,没有人解释得清这只猎豹在那样的海拔高度寻找什么。

 

 

路明非觉得自己快死了。

他偏过头,楚子航就蹲在一旁的小溪边仔细的洗那把粟米叶子,据那位nb的家伙说是清热解毒用的,肾形的绿色叶子在一双纤长白净的指尖穿梭还带着小水珠晶莹剔透的特别好看。

可是清热解毒有什么用呢?他就快死啦!

“路明非,不要动。”

不动不动!我还来不及动呢鼻子外一遭都给你塞满啦!他皱皱脸,鼻子凉凉的湿漉漉的有点不太舒服。路明非现在就跟一死鱼一样,躺在一块和刚刚来时没有多大区别的石头上,动弹不得的,还给抹了绿色的酱。楚子航看了一会儿,伸手戳了戳,转身又钻进林子里去了,浓雾在他身后合拢,隐隐得有鸽子在嘀咕。

...什么时候和那个冷冰冰的牛逼逼的家伙关系这么好的呢?

 

 

 

2010年7月17日,路明非的大二暑假,这次也给补课留在了学校....。独自一个人窝在寝室坐拥数十易拉空罐怀抱数百外卖包装袋,右手无聊的抠着脚丫左手攀住鼠标狂甩,一字排开的四飞龙矩阵一阵噼里啪啦的电光落下后整整一屏幕的狗直直冲进对方老巢,正好抠完脚丫右手闲开了敲了几个键空投一波蜘蛛,GG。

切出星际的页面,登陆进qq空间,突然发现滚出一条马**新推出的[那年今日],抱着无聊/无聊/无聊/看看又不会被基佬爆菊/的心态点进去,

[不小心摸了一下她手吼吼!——2008年7月17日]

[哈哈哈路鸣泽对夕阳表白了——2008年7月16号]

[吃饭。婶婶的饭糊了。——2008年6月17号]

....。

嗨。

路明非觉得有点难过,他起身去敲了对面寝室的门。那是是楚子航的房间,因为要出一个任务今晚在学校里住,原本同一个寝室的恺撒现在估计在哪个海沟沟里也不在。

然后他们上了床。

第二天早上路明非醒来的时候那位已经出任务离开了,桌上是温热的粥和他干净的衣服。

 

 

 

“别睡,路明非。”

“我就要死啦师兄!”

“还能说话。”

“...师兄啊,帮我看看我腿,我平躺着看不见。”

“长蛆了。”

“...。”

不不不...他不能沉默,他沉默了楚子航就更沉默了。就像那之后路明非再没提起过楚子航也再没说过。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给死侍咬了怎么前面死侍群还有个从泥巴里钻出来了呢!”

“嗯。校长没有骗你,这里有龙。”

只有我么...。

“讲故事吧师兄?随便讲什么我好无聊啊!黄段子什么的嘿嘿...”

“嗯。有个骗子叫毛伊,他用祖母的下颚捞出新西兰。当他试图在死亡女神内奴蒂布的身体里匍匐前进,想要穿过他那长着牙齿的阴道,希望给每个人带来永生。他带去了几只鸟陪他,但其中一只,扇尾鸽,毛利名“皮瓦卡瓦卡”,它嘲笑毛伊并最终吵醒了女神,于是她用大腿夹死了他。你不会死的。”

“...。”

 

 

师兄你在说什么啊...

路明非又皱皱鼻子,鼻腔里充斥着甜粟清甜微涩的味道。


评论 ( 2 )
热度 ( 14 )
TOP